再次感知的日常靈光|沈柏逸

再次感知的日常靈光|沈柏逸

充滿  發散 ,  非線性 ,  碎裂 ,  異質  的碰撞。

線上展覽通常脫離現地展覽要求觀眾參與的「現場性」,而是以某種「非現場」的方式感知作品。這讓人想到,創作者假如以攝影作為主要的媒材,那這媒材的特性恰恰是「機械複製」的大量傳播,而不同於現場「此時此地」的原真性(Authenticity)。

不過,機械複製並且大量傳播的影像,是否就缺少了此時此地的靈光(Aura)?在我看來,靈光並不只是受媒材特性所限,假如能喚起觀者的能動性,複製的作品中也同時能綻放出新的靈光。所以,創作者不能只是單純提供觀者清楚易懂的資訊(讓觀者被動接收);而是得在網頁的調度中,重新部屬虛擬的複雜場域,進而邀請觀者主動詮釋解讀。

高家宏的《乍現》與謝榕鄉的《Back to black》恰恰是在非現場的網頁脈絡,邀請觀者思考與想像這些作品提出的各種可能。《乍現》在網頁中以格狀的方式呈現作品,而當中有些作品也有圖層交錯的並排,乍看像是數位原生世代(Digital natives)的語言,充滿發散、非線性、碎裂或異質的碰撞。相較來說,《Back to blak》則是有如小論文般,滾動式又線性的搭配圖文論述,讓人陷入深沈的哲學思辨中。

動靜交織的城市日記——《乍現》

《乍現》關於高家宏的例行日常,照片是他每日行經的某個轉角街口、某道光影、某棟建築以及某檔展覽。影像中充滿了詩意柔美的氛圍,他就像用攝影寫日記般,把日常乍現的片刻記錄起來。

而他呈現的方式也讓人驚艷,他跳脫了過往傳統街拍的線性編排,以景框交錯的方式呈現街角片刻。此外,他也不只是使用靜態照片,而是透過動態影像跟靜態影像的編排與並置,讓人重新思考「靜與動」的交互關係,這恰恰彰顯了城市靜照的「瞬間」以及動態影像流動的「非瞬間」。而靜跟動並置的方式也讓人重新觀看轉瞬即逝的城市。

值得玩味的是他操作影像的並置方式,讓人注意到「景框」的運用。以重複出現的場景,讓框中影像與街景產生對照,也跳脫了傳統街拍單純框住現實的侷限,進而讓人意識到現實的複雜性(D’e j’a vu 般似曾相似的感覺),以及讓觀者後設回到影像本身來看待影像。

儘管《乍現》直幅照片與美學形式都極具個人特色,但後設地探問影像則更讓照片多了許多反覆觀看的層次,而不單純落入捕捉光影美學的窠臼。要言之,《乍現》多元操作影像的方式,除了讓我們看到日常中忽略的小角落外,也同時敞開觀者觀看影像的複雜可能。

溝通的慾望——《Back to Black_溝通失效》

假如說《乍現》是高家宏對於外在城市與影像可能性的探索,那麼《Backto black》則是關於謝榕鄉內在的哲學思考。謝榕鄉透過《Back toblack》探索著作者意圖與觀者詮釋之間的溝通關係。他藉由長篇文字與影像的搭配,挑戰著人們習慣先入為主的概念,進而透過虛無、真理、順序、人際、情緒、主客、性別、社會等層面分析為什麼人們總是溝通失效,最後提出「黑色的(反)真理」:也就是觀者能知道自己的無知,並且給予作品更多彈性與平等溝通的可能。

他的影像充滿了某種劇場感,對照呈現著過度的光亮與黑暗。當中呈現謝榕鄉高度編導的佈置與構圖(而不像高家宏的隨拍)。此外,網站編排的首尾呼應也值得一提,首圖發出紅色光暈的月亮也在最後一張圖轉換為清晰的白色光暈,就有如觀者看完這篇論述之後卸下「紅色的眼鏡」,掌握黑暗又清晰的真理。

然而,關於真理的探問與論述似乎稍嫌扁平。溝通失敗又如何?為什麼不能溝通失敗?溝通失敗不是另一種創造的表現嗎?這是否又回到了「作者中心」的要讓觀者理解並且宣示「什麼才是真理」?儘管最後是以大家該放下成見作結,但還是讓人感受到一股強烈的說教感,而不是對觀者提問,刺激觀者能自由的想像與思考。

捕捉與鬆動的日常

回過頭來以觀者主動詮釋的靈光脈絡來看待《乍現》與《Back to black》的網站。可以察覺前者透過影像編輯表達自我處於城市中的異質感受;後者則透過書寫與影像傳達希望被理解的慾望。而他們在網站的調度上也都以不同方式編排,讓人主動重新思考影像或溝通的問題。

總的來說,他們都不安於馴化的日常感知,以另類觀點再次捕捉與鬆動被習慣僵化的日常,而這方式也帶領我們以彈性姿態重新感知日常的多元可能。

沈柏逸

攝影文字

藝術評論與影像研究人。關注當代藝術、視覺文化與攝影理論研究。

文章散見於藝術媒體《今藝術》、《藝術觀點 ACT》、網路媒體《報導者》,同時經營個人評論部落格《取捨間》,曾參與《攝影訪談輯》的採訪編輯。長期與Lightbox攝影圖書室合作,包含 Photo Talks攝影分享會的主題企劃,以及策劃攝影書展 「攝影書作為表演」(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