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牌了!」|安哲毅

「聽牌了!」|安哲毅

瑕不掩瑜,這是一部  非常精彩  的劇本。

這應是我看過最有趣的畢業劇本了,開場就是地方媽媽們在牌桌上廝殺,他們叼著菸、翹著腿,自己打一桌,還能一心二用顧到女兒的那桌;三不五時來幾句逗趣的俚語,並夾雜一些生猛的語助詞;一言不合,後腦就巴下去,接下來就互扯頭髮,毫不手軟。下了牌桌,依舊嗆辣,管孩子,譙老公,鬥婆婆……

《老媽的戰場》

晚上睡覺會打呼;去書店看書,還會用口水舔了舔手指再翻書。以上情境,大家腦海應該就會有畫面,可能是小姑姑、二姨媽,也可能是胡阿姨、張媽媽。總之,每個人的生命中總會出現幾位這樣你躲不掉的經典長輩。

雖然戰場上沒在客氣,但是老公的電話來了,大家立刻彼此照應,默契十足。有人假扮菜販吆喝喊價,有人幫忙拿了菜在門口接應,好讓主角林春秀可以以最短的時間趕到校門口接女兒杜欣宜,不過還是遲了點,要賄賂女兒的車輪餅早就冷了…

親子關係必須好好經營,女兒是重要籌碼,成績好時拿來炫耀;但不也能讓她騎到頭上,說話只有命令句,沒有疑問句,除非有求於她:打牌怕被老公抓包時,要女兒幫忙作偽證,媽媽說這是權宜之計,不是說謊,母女交相賊。

是說虎母無犬女,女兒也不是塑膠的,有事相求,要談條件;打牌時媽媽多囉嗦兩句,也會回嗆:「觀棋不語真君子」;在父、母、阿媽間隨時見風轉舵,牆頭草,任意倒,只問利益,不顧正義,這點絕對是遺傳;見情敵占了上風,可以果決地採焦土策略,我得不到你也別想。

地方媽媽回家後依舊要霸氣,面對沒事就回老家種菜,一直想搬回山上去的老公,要有魄力把剛結出的青椒隨意亂剪,然後裝死說你的青椒連花都沒開,要怎麼剪?

但下一秒繼續臉不紅氣喘地騙說要去女兒同學家跟其他媽媽準備晨光早讀,其實是回到麻將桌上繼續奮戰。

說到其他的媽媽們也精采,三姑六婆共同的敵人是老公跟婆婆,七嘴八舌、加油添醋,把怒火都點燃燒到沸點,再轉頭變身兩性專家,好心地說婚姻沒有對錯,就是選擇題,床頭吵床尾和啦,弄得你忽冷忽熱、上上下下。

死對頭陳玉珍從都市來,光鮮亮麗,老練的保險業務,有三寸不爛之舌,一對冤家都是狠角色,鬥起來才好看。大人鬥不夠,還拖孩子下水,搞了一個兒童麻將大賽。杜媽媽當然不能輸,有請麻將補教界的權威吳雪大師出場,傳授秘笈三招:欲擒故縱、先聲奪人、忍為上策。杜家母女融會貫通,跟日常生活連結,不只用來打牌、還可以運用在夫妻關係上,更可用來對付婆婆、對付情敵。

由於角色建立到位,故事主軸明確,所以會追著故事跑,看麻將大賽誰輸誰贏?幾家烤肉幾家香?牌桌會不會三缺一?婆媳關係該怎麼走?夫妻能否和睦?女兒的感情能否成功?每條線都要追,欲罷不能!

猜想作者是不是在牌桌上出生?血液中流有麻將DNA?自小耳濡目染,所以能將人物刻劃的如此鮮活立體,生活感掌握的如此到味?不免想到前輩王禎和筆下的那些欠腳(幹練)女人或楊富閔筆下那個台南山下的小鎮。再加上極為流暢的筆法跟敘事節奏,以致在讀劇本時能夠立刻融入。腦海中也職業病的開始搜索要找什麼樣的好演員來詮釋這些精采的角色。

不過還是不能不說我覺得可惜的結尾。若以現在的故事推動進程,杜家夫妻和解後,不再有新的衝突,當臨演、重量訓練、百貨公司等,較似花絮交代,故事停滯沒有前進,觀眾只有等待。所以也許以現在的故事來看,總長度控制在110場以內是適切的。

若是如此,吳雪或可提早一點出場,與杜家銘的農事及與婆婆的相處矛盾同步交錯。

故事算蠻關鍵的杜家夫妻在第97場還在吵,抱怨做牛做馬,中間隔了蔡國豪的家暴,結果第102場林春秀就對杜家銘轉念,多看了菜苗兩眼,然後夫妻就和睦了,感覺有點突然,是否在前面已有足夠的力量推砌來支撐這個動機?

此外,喜劇的界線掌握也要謹慎,第84場林春秀跟陳玉珍才大打一架,下一場就能面對面教女兒打牌,角色情緒是否來得及轉換?雖還在氣頭上,但先打架,後才鬥氣,衝突的力道反而往下走,不過重點還是要怎麼收。

因為場景多在杜家或陳家,同一場景的轉場要小心,有時候可能需要時間過程。有些場次是否考慮轉為夜戲?尤其在陳家打麻將的多是日戲,像第5、12場的吃晚飯、第22場時鐘已是8點半都仍是日戲?除合理性外,這麼長的下午,未必是好的戲劇節奏。

有些場次要注意影像化的問題,如第76場,若只靠鏡頭,觀眾判斷出是聽東風需要較長的時間,若再繼續V.O.,也要考慮本片是否已過多這樣的口頭交代。

因為故事如此精彩,所以忽看到那些回憶六年前與婆婆間衝突的管教方式及洗衣服的戲,就覺得太熟悉了。最好是如其他場次般的鮮活,不然若是常見的婆媳關係橋段,也許幾句帶過,觀眾自行腦補即可。

以上除了結尾外,只能說是小缺點,或許也見仁見智,但肯定的是整體觀之,瑕不掩瑜,這是一部非常精采的劇本,恭喜畢業,歡迎加入台灣影視產業!

安哲毅

長片劇本

現為電影創作聯盟秘書長,並任教於台藝大電影系、清大台文所。

畢業於加州藝術學院(Calarts)電影製作研究所。歷任電影、電視之美術、副導、編劇、導演、製作人等職務;創作領域跨劇情、紀錄、錄像藝術,屢獲國內外影展肯定。曾以《刺蝟男孩》獲金鐘獎最佳編劇獎及最佳戲劇節目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